洞察目录网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洞察目录网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132
  • 快审网站:11
  • 待审网站:60
  • 文章:24308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资讯 >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发布时间:2021-06-26 18:57:02 浏览阅读数:

年06月13日10:21来源:本网作者:李淳风

四川姐姐,我在垃圾里找有用的废品

冯的名字叫冯洪奎

把行李装上车赚取收入的日子

原题:垃圾村被遗忘的象征

当《南风窗》特约记者出现在广东省东莞市的哪个填埋场时,人们的眼睛似乎看到了灭绝多年的动物。

那是城市里最脏最臭的地方,在那里生活的人,也是城市里最脏最臭的人。 这不是最脏的人,而是最脏的人们。 除了依靠垃圾场生活的底层民工之外,没有人会爱上这样的地方。

在“外国劳动者”集中的城市,他们不能说是谦虚的存在,实际上似乎不存在“端”。 只有垃圾场记录了他们生存的真实记录。 一个群体,他们的生存方式、生活习惯、甚至语言、命运与垃圾融为一体。

但是,这本生存实录在他们的迷茫中,已经接近尾声。

捡到的生活

垃圾围城战,动人的短语,让城市里的人对简单的垃圾填埋场越来越仇恨,谁都厌恶那里的污垢和臭味,批判着潜在的污染危险,但似乎不记得哪个垃圾里,有自己的“生产力”。

2004年以来,东莞市开始试图通过无害化的方式解决垃圾,垃圾场公害的意义变得明确了。 只有依靠垃圾场生活的底层民工才不讨厌垃圾场的脏和臭。

大岭山镇旧鹅垃圾场,位于分割长路旁边的旧鹅岭,有一座漂亮的小山丘。 这个简单的垃圾填埋场养活了27名从事废品回收和垃圾填埋的工人,他们的首要工作是资源回收。

年5月29日,在高冈的垃圾场,一大批工人埋头工作。 十几个女工在新到的垃圾中找废品,十几个男工装在来收废品的卡车上。

这天天气晴朗,阳光高照。 堆积了10天的废品,沿着道路排出了100米长的堆积带。 鞋子,塑料,纸片,纤维袋,玻璃瓶,每个分类都做了一个包。 来拉废品的卡车一辆辆地上来,十几个工人把行李搬到车上。

前几天一直下雨,所以东西一直卖不出去,大家都有点焦急地等着。

“卖不出去的话,就赚不到钱。 ’来自云南省文山广南县黑支果乡的王先生说,捡废品的工人不拿工资,所有收入都要按废品分,老板拿四成,工人拿六成,所以多捡意味着收入多。

但是,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大家都很失望。 废品的价格一直在低位徘徊,所以收入比以前少了。

王先生的妻子叔叔,永州人冯先生,站在垃圾树丛里收集纤维袋。 他手里拿着锐利的弹簧刀,举起垃圾袋,用刀挂住,露出了一堆绿色的泥。 都是工厂出来的垃圾,除了袋子以外没用。 纤维袋已经堆积如山,冯说他有100斤左右,现在6毛钱一斤,捡了一天,可以自己分成50元或60元。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冯先生说,以前比现在赚钱容易,但当时行情好,捡的也多,一天挣100多块,现在一天也不过50、60块。 “和你们相比,体面,也赚了很多钱哦。 ’冯先生总是没有见到打扮整齐的人。 一见面,心里就有“我们”和“你们”之分。 在他眼里,“你们”来自另一个世界。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冯先生在垃圾场工作已经13年了。 常年裸露着手臂工作,身上每一寸的皮肤都晒得黝黑。 他说年没穿上衣了。 冬天也是,早上披在身上,到了垃圾堆就脱掉,耐寒,不爱洗。 “如果不是为了遮羞,我就不想穿内衣。 ”

冯的身上有齐膝盖的大裤子和黑色雨靴,是从垃圾堆里捡回来的。 “垃圾场,那是百宝场。 什么都有。 没有必要买。 ’陈先生说,大部分工人的衣服来自垃圾堆。 例如,冯先生从没见过他买衣服。 我不会让司机捡废品,但垃圾堆里的衣服也一样穿。 只有新年回家之前,去买新衣服,弄干净,“五个人回去”。 做兼职,回家也很光荣。 不要被愚弄。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因为在到达垃圾场之前,已经通过城市的清洁工、清洁工们捡过几次,所以很多不值得捡的废品。 工人们最喜欢的是电线,剥下来就是铜,成本很高,但是量很少,不到1‰。 但是,也有人捡到了宝贝。 陈先生伸出双手,在脖子和手臂上竞争。 有手镯,戒指,项链。 全部都是钱。 那个时候,那家伙发了大财。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冯先生说那是什么? 另外,有一个工人捡到过钱包。 里面有几千元。 因为每次从垃圾堆里拿出钱包,大家都会收集起来带到林子里,像开彩票一样一个个拆开,在树荫下的地上,把地上的破钱包弄丢了。 更夸张的是,工人捡起孩子,从垃圾车里拿出来,裹在小被子里,几个月大的男孩哇哇地哭了。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奇怪的村庄

以这些城市建造的垃圾堆为生的人们很少进入城市光明的一面。 他们从事垃圾堆,也住在垃圾堆里,但垃圾堆大多远离城市和人群密集的地方。 从风水的角度看,“体面人”不会来这里。 偶尔来一两个人。 故事就像《桃花源记》的相反。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在堆积在巨大墙壁上的垃圾堆下100多米的地方,有工人们的住所。 两排简单的砖头房子,外面用铁皮做了一个小房间,在他们的厨房里,一间房子住在这里。

一家表示,这里的工人是夫妇的伴侣,因为他们在垃圾场工作,只有开推土机的陈先生是单身。 这个小“村”里的“村民”来自五湖四海,湖南、云南、四川、重庆……但是,大家都在自己头上操着乡下话交流,几乎不说普通话,各种乡下话层出不穷,多么无障碍啊! 一对夫妇还带着孩子,有三三两个学龄前的孩子,在这里玩耍,从破屋子玩到垃圾堆,嬉闹欢笑,伴随着鸡犬的叫声。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村里养鸡养鸭,白天自己出去,去垃圾场找点东西吃,晚上各自回窝,回主人家。 卖废品取钱,什么节日,大家都会杀鸡吃鸭。

相对于鸡和鸭都是吃垃圾长大的事实,一些“村民”并不在意。 考虑到他们毕竟自己也是靠垃圾活着的,不仅不直接从垃圾堆里捡回来吃,食物也是用捡垃圾换来的钱买的,可以说他们也是从垃圾堆里来的。 据说他们不仅自己吃鸡和鸭,外面的很多居民也时不时来“村”买东西。 据说这些自由生活的鸡和鸭比家禽饲养场出来的味道好得多。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像鸭子一样自由自在的是人。 村民们决定不去工厂上班而在这里定居,有一个共同的理由:自由。 想工作就工作,想休息就休息,在破屋子里睡一天,也没人照顾。 自来水、电和钱都不需要。 业主都包好了,偶尔为了犒劳送来几箱啤酒。 大家坐在一起喝啤酒是他们最幸福的时光,就像在老家一样。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垃圾堆里也有梦想

第一天见到王先生时,他正坐在家里的铁皮屋顶门口剥铜线。

小房间里放着一张简单的床,床的对面是一台大肚子的电视机,电视机上的墙上挂着白色的节能灯泡,灯还亮着,房间里还很暗。 木板桌子上放着cd播放器,大声地播放着流行音乐。 老鼠从墙角大摇大摆地走过去,小王看了一眼,继续剥他的电线。 “有老鼠太正常了,晚上下床,伸开腿就可以踩一只。 ”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妻子和他一起住在这个身体和老鼠共同的房子里。 2001年,15岁的王先生来到东莞打工,在桥头镇的工厂,一个月领了400多块钱的工资。 在隔着桥的惠州博罗的工厂,流水线上坐着他未来的妻子。 两个人相识相恋,很快就成了夫妻。 结婚那年小王18岁,所以27岁的他已经有两个孩子了。 本来父母也在东莞打工,2007年孩子上学,他们回云南文山带孩子了。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他想带孩子到身边,但条件不允许。 进入幼儿园,一年一个孩子要一万多块钱,实在吃不消。 现在孩子上小学了,在家是免费的。

小王在老家建了两层小楼,把他和妻子打工十年的积蓄都花光了。 大楼修好了,但没人住。 一直是空。 花这么多钱盖没用的房子,为什么不干脆用在投资业上? 王先生说自己天生不是做生意的料,没有那样的命。 虽然现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盖房子,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再盖,我觉得没有道理。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王先生夫妇在这孩子工作,平均一个月收入五六千元,削减一千元左右的生活费,其他都可以储蓄。 去年,他在东莞考了驾照,但是小本一直放着。 如果出去当司机的话,收入也会比现在高,而且会比较体面,但是小王说自己开车还是很私人的。 现在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没有人雇佣这样没有经验的司机,从对他人负责的立场上也说不要祸害人。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他收了一本小书,存了钱,将来想自己买车。 “商务型的面包,空之间足够大,舒适,可以拉商品,成本也不高。 ”说起车,小王两眼炯炯有神,性能、外观、乘坐的舒适度都在脑海里,但突然又黯然失色地说。 那只是个梦。 说多了对不起啊。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有钱买车,他也回老家文山买。 他已经下了决心,再过几个月就回老家了。 家里修路,能找到工作,有钱承包一段,多赚一点,没钱当工人,一天能拿100多块,比在垃圾堆里混强。

在小王身边,一张叫“大侦探福尔摩斯”的捡到的录像带不见了。 封面上印着小罗伯特·唐尼的脸,我以为他是钢铁侠。 “钢铁侠,那家伙真有钱啊。 很人性化! ”

可怕的未来[/s2/]

王先生还能回家,但他的许多同行似乎不能这样走回头路。

随着填埋场的没落,许多人对未来的生活出现了深深的担忧。 根据东莞的计划,从去年开始就应该对垃圾实现80%的无害化解决率,首要的方法是生物发电,所以这几年媒体上流传的垃圾简易垃圾填埋场,被称为“城市恶性肿瘤”。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黄先生来自广东茂名,去年包了一只老鹅投入了一百万多,但第一年就失去了本钱。 黄先生说,垃圾中有用的东西变少了,废品的成本变低了,不容易赚钱,也看不到颜色。 这样的业务状况,含蓄着这些填埋场的命运。

虎门镇远丰村的垃圾场比旧鹅垃圾场有名多了。 位于垃圾堆下的远丰村,因为成为了“癌症候村”,5年前被媒体报道后备受瞩目。 目前,远丰垃圾场的工作相当规范,必须先铺防渗膜,然后重叠垃圾层和土地压实,最后种树。 垃圾场下面建了污水解决厂和生物发电站,远丰村闻不到臭味,搬家的村民也相继被取走。 工人们在垃圾场里,不允许逐渐捡废品,专心标准化解决。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垃圾填埋场的许多工人改变了几个工厂的数量,因为每一个都变得“不景气”。 未来几年,这些垃圾填埋场将逐渐关闭。 在哪个垃圾场工作了几年的工人,对前途感到有点害怕。

远丰村填海区,四川达州人陈先生50岁了。 在很多垃圾场一共工作了十几年。 除了垃圾场,我不知道该在哪里安顿下来。

垃圾场在他家,七八十岁的老母亲和他一起住在垃圾堆旁,每天和恶臭在一起。 老母亲身体前倾,头发花白,还没来得及。 在垃圾场养了一大群鹅,养得很大,站起来有自己一半的身高,养了一群黑山羊,每天在垃圾堆里找食物。 这里简直成了老人的牧场。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陈先生的谈话中,对垃圾场的感情到处都是,不说一句坏话。

与陈先生情况相似的是同样来自达州的36岁女性蒋家成,她在东莞的垃圾场工作了14年。 也就是说,除了垃圾场的工作以外,我什么也没做,可以说我做不到。

她从来不脏,不臭,也不关心对身体的危害。 她和丈夫上夜班,很少在一起,但她也不在意。 工作后马上进入了垃圾场,但一次也没有离开过这个领域。 她说这是缘分也是生命。 但是,现在逐渐成为“宿命”,她不知道还能在熟悉的垃圾场工作几年。

“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天气太热,记者请工人们一瓶一瓶地喝啤酒,他们都高兴地来拍照,爬上堆满废品的高墙,挤出笑容。 看到照片中人们肮脏的样子,陈先生意外地说了很深的话。 我们很脏,但是城市很漂亮。

但在城市里,他们只是被遗忘的符号。 (来源:南风窗) (
)。

本文:《“探访东莞垃圾村:村民来自各省 称已13年未穿过上衣”

免责声明:洞察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本站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工作人员将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