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察目录网免费收录优秀网站,为了共同发展免费收录需做上本站友情链接,洞察目录网才会审核收录,不做链接提交一律不审核,为了避免浪费时间:收录必看!!!
  • 收录网站:31
  • 快审网站:0
  • 待审网站:162
  • 文章:20730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资讯 > “美国学者:“占领华尔街”触及美国社会的神经”

“美国学者:“占领华尔街”触及美国社会的神经”

发布时间:2021-07-04 01:21:01 浏览阅读数:

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占领华尔街”运动迅速发酵,不仅席卷了美国100多个主要城市,布拉格、法兰克福、多伦多、墨尔本、东京、爱尔兰科克等非美国城市也相继组织了支持活动, 这到底是什么运动? 它反映了美国社会的什么样的政治社会生态? 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美国巴特勒大学的政治学教授戴维·梅森 “占领华尔街”运动一个多月前开始了 9月17日,数千名示威者聚集在美国纽约,试图占领华尔街。 他们通过互联网组织起来,试图反对美国政治中的权力金钱交易、两党政治之争和社会不公 但是,前两周势头不大,与美国其他小规模示威没有太大差别 没想到,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这场运动持续快速发酵,不仅席卷了美国100多个主要城市,还相继支持了布拉格、法兰克福、多伦多、墨尔本、东京、爱尔兰科克等非美国城市 英国《金融时报》非常尖锐地描述了这个过程。 “一个月前,人们还只把他们看成是抱有理想主义的年轻人,做着年轻人平常做的事情 今天,只有傻瓜不关注反映世界各行业普通民众愤怒和失望的运动 “加拿大非营利杂志《adbusters》( adbusters ) )今年7月提出的这项运动,之后没有出现像样的领导能力,参加抗议的人说:“我们共同的优势是占总人口99%的职业大众,只有1%的人的贪婪和贪婪。 但其实,他们的背景各不相同,标语牌五花八门,需求文案也多种多样 加之寒冷的天气临近,许多人开始怀疑自己的持久力 另一方面,大部分美国人对这项运动表示了好感和支持,这些在最近的民意调查中也有所反应 根据美国时代杂志的调查,54%的回答者对抗议持有好感,而表示反对的只有23% 与此相同,只有27%的人对茶党运动有好感 年,从阿拉伯世界的突尼斯和埃及到利比亚、叙利亚; 而且,直到欧洲雅典和伦敦的动荡,社会动荡仍在持续。 “占领华尔街”运动无疑给了人们一个被称为“愤怒之年”的理由 “占领华尔街”到底是什么运动? 它反映了美国社会的什么样的政治社会生态? 这一年的世界风云有何关系? 本报记者就此通过电子邮件采访了美国巴特勒大学的政治学教授、《美国世纪末》的作者戴维·梅森( davidmason ) 他的解释可能暗示说:“这种异常的政治气氛和激进的民粹主义运动出现在左右两翼,是对我们长期陷入经济危机的可预测的反应。” “占领华尔街”无疑是当今世界政治生活和社会生活的焦点。”他扯起了美国社会中滋生的不平等、企业贪婪、无节制、对抗腐败的感情文章,做了报告 这项运动到底怎么定性? 吉泽克担心的狂欢节还是媒体表演? 还是反对金融寡头垄断财富,抗议社会不公的社会运动? 梅森:“占领华尔街”的这场运动非常难以定义 现阶段没有这样组织化、分散化,没有集中于一个主题 我认为这还是早期的社会运动,牵动着美国社会弥漫的不平等、企业贪婪、无节制、反腐的情绪 正如许多社会运动一样,其规模最初非常小,但发展很快,从数量、参加者的多样化、地理范围来看也是如此 运动从纽约开始,扩展到美国的许多其他城市,甚至美国以外的国家 但是,至少目前将这些抗议者视为第一政治力量是错误的 平时,纽约的游行队伍大概有1000人左右 在大多数情况下,在我所在的印第安纳波利斯,华尔街的抗议活动甚至没有出现在报纸的头版上 谈谈上周加入抗议者队伍的斯洛文尼亚马克思主义哲学家齐泽克吧。 其实在美国,除了非常少数的知识分子之外,很少有人认识他。 他的出现也没有被大部分美国媒体提及 但是,我相信“占领华尔街”运动仍然对美国很重要。 因为把观察力重新聚焦在不平等问题上。 这个问题在美国很少受到关注,但却处于美国目前面临的严重经济、社会、政治问题的核心 大萧条以来的70年间,美国目前的财富和收入不平等状况最严重,比其他工业化民主国家更为严重 文汇报:我们观察到,很多人将这项运动与1968年席卷世界的运动进行了比较 但很明显,“占领华尔街”运动缺乏确定的领导能力,缺乏比较确定的政治需求,没有时间表,也缺乏可以参考的处理方案 这些都不会削弱现实的力量吗? 梅森:现在的运动和1968年的运动很像。 例如,运动从年轻人开始 也可以比较发生在埃及解放广场的抗议活动、1950年代和1960年代发生在美国南部的民权运动、1989年发生在东欧的“天鹅绒革命” 缺乏领导能力、缺乏运动焦点、具体要求等,确实会削弱潜在的影响和力量 这可能会导致崩溃 但是,上述许多社会运动基本上也缺乏领导,至少最初是如此 其中,20世纪60年代的学生运动、解放广场的示威活动等,运动的要求非常散乱、笼统 但是,所有这些早期运动都像现在一样触及了更广泛的社会神经,最终给整个社会带来了巨大的甚至革命性的变化 文汇报:参加“占领”运动的多为年轻人 过去,美国年轻人被赋予了“一代”的定义。 战后被称为“迷失的一代”,二战后被称为“破碎的一代”,现在在“占领”运动中被称为“觉醒的一代”吗? 梅森:“占领华尔街”运动最初是年轻人参加的,但现在它普及成长了,越来越多样化了 提出的问题几乎影响到所有人,口号也越来越具有普遍性:“我们是99%。 “我不认为这像1968年那样是第一代革命 美国最富裕的1%人口的收入约占全国的20%,占全国财富的1/3,这个数字超过了下层90%人口拥有的财富 文汇报:与以往的其他运动不同,facebook、twitter等媒体在这场运动中发挥了重要意义,但它们以华尔街金融创新为原动力迅速发展,这是讽刺吗? 梅森:作为现代社会所具有的功能,我不认为这是讽刺 确实,现在社会运动和革命正在加速,但这和现代生活中的其他东西一样 社交媒体和电子通讯使突尼斯和开罗的运动更加方便,美国和其他地方也会发生同样的情况 文汇报:冬天快到了。 你对这场“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结局有什么看法? 最好的是什么? 最坏的情况是什么? 梅森:坏天气可能会阻止运动。 至少阻止最明显的示威活动,也就是纽约自由广场的占领活动 但是,我们已经目睹了运动蔓延到许多其他城市和国家,所以在我看来,这项运动已经得到了推动力,不会很快消失 当然,要迅速发展成真正的社会运动,还需要一点组织结构 这是对持久力的初期考验 上周末,我们看到了一些迹象表明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据报道,华尔街的占领者已经募集了30万美元 美国的繁荣形象掩盖了这个国家,发表了关于世界贫富差距扩大化的文章。 抗议华尔街的贪婪是这场运动最直接的需求之一 但是,华尔街的金融创新,让美国在近20年的全球科技金融竞争中取得了领先地位,不是吗? 梅森:我认为“金融创新”对近年来美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几乎为零 事实正好相反 美国战后惊人的经济、全球实力和影响力的巨大增长,都是基于爆炸式增长的制造业、技术创新、迅速提高的生活水平和费用、迅速发展的生产力、世界贸易的扩大等因素 银行和金融机构在其中充当着重要的工具,它们的安全与稳定不是任何金融创新,而是其他因素的快速发展极为重要 过去20年金融服务业的快速增长是我们目前的经济危机和美国国内经济和国际影响大幅下降的首要原因 这20年间,制造业在美国经济中的比重逐渐萎缩,金融服务业的比重稳步增加 但是,金融服务本质上对经济几乎没有贡献 金融家们把资本流动放在首位,他们依靠债务的累积 银行和融资企业鼓励美国客户贷款。 即使这样不明智,什么样的机构能在交易中获利 到了2008年,突然变得明显,经济的这个大部门变成了空壳 但是,太大了,一点点的金融机构不会像aig、城市银行、美国银行等那样又大又倒,所以政府必须着手救助。 否则,会带来整个经济的崩溃 但是,现在许多组织开始繁荣起来,首席执行官领取了数千万美元的补偿金 另外,失业率高达9%,美国普通劳动者的实际收入在通货膨胀调整后,并不比他们20年前的收入多 这是对华尔街占领者最大的不满 确实,这惹恼了大部分美国人 文汇报:美国金融危机爆发后,改革美国金融业的呼声一时异常高涨。 奥巴马也打着金融监管卡登场了,就任后为什么难以出台监管金融业的措施呢? 梅森:年夏天,奥巴马总统敦促国会通过改革金融监管制度的重要法案《多德-弗兰克华尔街改革和顾客保护法案》 法案包括设立客户金融保护局,消除银行和信用卡企业的许多不良方法,不让客户承担债务 多德-弗兰克法案在民主党控制的国会两院通过 但是,最近的国会选举让共和党获得了众议院的控制权,从那以后,朝着这个方向前进的新措施被共和党人否决,反对大多数加强政府作用的提案 文:金融体系已经成为现代社会的坚实框架 许多经济学家认为“占领华尔街”运动不能动摇这个基本框架 因此,不是有世界政治家和思想家不能面对现实世界而移动的比较有效的替代方案吗? 梅森:正如我刚才所说,我不同意现代经济的核心是金融体系 银行和金融机构是快速发展现代经济的基本工具,但其首要作用是提供稳定和安全,使经济交易和贸易得以顺利运营 问题是,金融服务业目前扮演着独立的角色,通过金钱的流动来生产财富,采用了对冲基金、信用违约互换等许多复杂愚蠢的投资工具 许多金融机构沉迷于这个赚钱游戏,忘记了自己的首要价值是为顾客、投资者、生产者和政府提供稳定和安全 文汇报:与这场运动相比,有人认为追求利益和利润的自由主义已经统治了世界的大半个世纪,历史的时针也应该放在追求公平正义的一边 你同意这样的意见吗? 这场运动真的能给世界带来新的社会想象吗? 梅森:确实,新自由主义主导世界已经有半个多世纪了。 这一时期,美国一直是世界的主导力量,因为美国说明、展示和推动了这种快速发展模式 不可否认,美国的模式在很多地方都是成功的 二战后的50年间,世界财富和福利取得了空前的增长,其中大部分是由惊人的增长美国的经济、费用和美国的繁荣推动的 但是,经济增长的背后也有黑暗面,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越来越明显 美国的繁荣形象掩盖了这个国家,导致了全球贫富差距的扩大 过度支出会导致巨额债务的增加,包括政府和家庭债务 在追求利润和费用的过程中,越来越忽视了教育、医疗、基础设施、环境等社会产品 所有这些现在都处于严重的困境 从某种意义上说,现在是恢复平衡的时候了 我们必须更加重视公平、正义和平等 这些一直是美国理想和美国梦想的核心,但近年来退居次席 我认为这也是推动华尔街占领运动的最重要的需要之一 政治极端化,政治家不愿意妥协,伤害了这个国家的文化报告:对这个运动,美国两党的态度大不相同。 民主党最近对“占领华尔街”的动机表示理解和同情 共和党则恰恰相反,将示威说成是“将矛头指向对错” 如果态度如此大不相同,这个运动会被不同的政治力量以不同的方式利用吗? 梅森:的确,“占领华尔街”运动被民主党政治家和学者所接受,被许多共和党人排斥和嘲笑 但我相信“占领华尔街”运动可能会吸引各种政治战线的支持者 我有两个理由 首先,民意调查显示大部分美国人对华尔街的抗议有好感 根据时代杂志的调查,54%的受访者对抗议有好感,只有23%的人表示反对 相比之下,只有27%的人对茶党运动有好感 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和《华尔街日报》进行的另一项调查,37%的受访者倾向于“支持”,18%的受访者倾向于“反对” 因为占领华尔街运动已经触及到了美国社会的神经,它有可能成为更大的运动 其次,“占领华尔街”和茶党运动有很多共同点和重合之处 它们扎根于人口不同的群体,有不同的议程,但两个运动是民粹主义,反对现有的权力机构; 反对集中化和滥用权力,无视对普通美国人的认识 虽然许多茶党官员对在华尔街抗议的“嬉皮士”抱有怀疑和敌意,但他们中的许多人仍然认同华尔街运动参与者们的需求。 政府反对富裕阶层支援的政策、政府的银行救助计划、金钱对政治系统的影响等 文汇报:当人们像“进步的时代”一样把期待的目光投向政府时,看到政府被根深蒂固的政治家金融寡头共同体绑架,被越来越两极化的两党政治所折磨,连奥巴马总统都感叹“国家输了,对方不想赢” 在这方面,“占领华尔街”运动在“制度困境”下是否变成了“民主主义的无奈”? 梅森:的确,金钱在美国政治体系中起着巨大而有害的作用 游说者和金钱利益在选举和决定中起着不相称的作用,损害了普通市民的利益 这是华尔街占领者的首要抱怨,也是右翼民粹主义者如茶党所关心的话题 政治极端化,政治家极不愿意妥协,抑制了伤害这个国家,处理更重要问题的努力 这种异常的政治气氛,以及激进的民粹主义运动出现在左右两翼,都是我们对长期陷入经济危机的可预测的反应 人们的工作、家庭、生活、经济保障等面临危险,从而导致恐惧和不安 通常的政治,或者说政治妥协,很少在这种气氛中出现 文汇报:正如《美国世纪的终结》一书中所说,《美国例外论》表明,美国相信贫困和富裕与制度无关,与个人的缺点和成果有更大的关联 这项运动能引导人们的思维触角进入制度这个层面吗? 梅森:几年前,我指导了更大的国际民意调查。 结果表明,美国人比其他任何国家的人都更相信个人的富裕和贫困来源于自己的才能和工作而不是经济和社会制度 美国人倾向于认为,即使是背景不好的人,只要身体努力工作,就会成功,谁都会变得富裕,也会成功 但实际上,与上一代相比,现在美国的社会和经济流动少了很多 过去几十年贫困和不平等的增加既是原因,也是结果 贫困街区,特别是城市地区的孩子们,因为容易接触毒品和暴力,经常去条件差的学校 这阻碍了他们接受良好的教育,教育是在工作中成功的必要因素 我认为“占领华尔街”运动迄今为止最重要的成果是,让人们关注在美国发生的经济和社会不平等问题,意识到问题的存在 面对这个问题,人们开始更系统地理解不平等问题 时代杂志和《纽约时报》等主要情报报纸也大量涉及贫富差距的话题,至少是对华尔街占领运动的回应 文汇报:《美国世纪结束》一书表达了对美国未来的极度悲观 但是,美国的科技、军事、金融仍居世界领先地位,例如,每年的世界大学排名表明,综合国力竞争的特点之一,美国的大学仍居世界首位 情况没那么悲观吗? 梅森:我在书中主张,在社会、经济、政治、国际等几乎所有层面,美国都已经失去了它的领先地位和主导地位 我举了一些数据说明了这种下跌 债务的爆炸性增长对美国来说是个大问题,我认为国家注定要经历持续而深刻的经济衰退 将不能像二战后的50年那样,仍然拥有主导的经济、军事和全球力量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美国作为富裕和强大的国家正在消失 即使回到20世纪70年代我们的生活水平,美国仍然是这个地球上最繁荣的国家之一 美国的模式给这个国家带来了很多危机 我认为这对美国来说意味着需要进行调整以适应不同的全球环境。 在这个环境中,需要合作而不是主导,也必须应对增长速度慢、支出少、预期低的时代 这种心理调节比什么都重要,因此更难实现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应对还不是很好 文报:你是美国知识分子中的左翼吧? 像你这样的知识分子在美国主流社会是多数还是少数? 梅森:我认为我写和谈的事件,特别是美国在很多行业不再占主导地位。 这样的观点可能会吓到很多人 美国人一般都很乐观、骄傲、开朗 他们不喜欢听,而且经常拒绝听不太积极的消息 但是,我想更多的“知识分子”开始认识到美国正处于严重的麻烦之中,这种看法也逐渐传播到了普通民众身上 “占领华尔街”就是其表现 (记者田晓玲)新闻网站china时间:-10-24

本文:《“美国学者:“占领华尔街”触及美国社会的神经”

免责声明:洞察目录网免费收录各个行业的优秀中文网站,提供网站分类目录检索与关键字搜索等服务,本篇文章是在网络上转载的,本站不为其真实性负责,只为传播网络信息为目的,非商业用途,如有异议请及时联系btr2031@163.com,本站工作人员将予以删除。